2016年3月5日 星期六

寮國


來到寮國,我再度回到一個人旅行的寂寞。

當你有伴時,你知道你們可以share房租,食物,還有任何的裝備,但還是遠遠比不上同伴帶來的安全感。就算坐車坐過站,晚上沒地方睡,還是迷失了方向,究竟還是有人跟你在一起分擔那份不安全感,心裡就踏實多了,怕啥?? 死也不孤單,是吧!!

龍坡邦-世界文化遺產的小鎮,是我在寮國的第三個城鎮,在這小鎮裡我再一次短暫的認識了一群夥伴,一群混合了台中日韓的團體。一個星期後,幾個人決定要往北過邊界,進到中國的四川,其他幾個人要往南移動,理所當然的被受邀加入其中一團。

一路從南北上的我,怎能夠走回頭路吃,去看看傳聞中美女如雲的四川,一定是個另人興奮的選擇,但是我還是有拒絕了進入中國的邀請。

「抱歉,我沒辦法跟你們去中國(看美女 -消音)」
『Why ???』
「因爲我沒有申請“特別允許證”」
『那是什麼東西啊??』
「就是台灣人要進入中國的證 “台胞證”」
『??????』

我想大家心裡的疑問,只有待在這小島上的我們才能了解。而這些感觸會在你要踏進其他國家家門時那一刻,變的更深。而這裡,寮國,正是不願意把VISA蓋在我們護照上的其中一個國家之一。

寮國的領土呈現南北方向縱走的方向,如何有海邊或許我會考慮去那裡曬曬太陽,不幸的是這裡是個內陸國家,往北是我目前唯一的選擇。以龍坡邦為中心,手指順主幹道,隨著地圖往上,一如往常對這些繞口的地名過目即忘,沒有方向,不知道該在那裡停留。

這裡曾經是我最想來訪的國家之一,現在卻沒有任何方向。某一年當我還在透過網路旅行的日子裡,總是無法抗拒那些醒目誇張的標題,20XX必遊景點,世界七大奇景,不去會後悔之OOXX,迷失在攝影師等級的照片裡是那時的小確信。

那年lonely planet這樣描述著寮國。純樸,未開發,沒有太多遊客。

這樣的描述是我最無法抗拒的,所以深入我心,也是對我對他唯一的印象。而現在身在這土地上,卻去哪的想法也沒有,是對這裡期望太大所帶來的落差?還是失去旅伴帶來的寂寞感?

順手翻開日本朋友手上的旅遊聖經,地球步方,書裡面豐富詳細的資訊,處處展現著日本人注意細節的態度,即便如此bei




2015年8月1日 星期六

006 (渴望一個人旅行卻又覺得孤單)

要回到旅社,要再次走回有火燒車的小巷,每次經過其實我都很想幫這台車拍張照,但身為一個當地人的我,應該是要習以為常才是,我是這樣告誡自己要低調,小心使得萬年船,不是嗎??所以接下來的這一夜我也會很小心的,小小不失身。

回到旅館,洗完澡,悶熱的吉隆坡,沒冷氣房間,於是身體又開始黏答答的,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想著總算過了今天,現在幾點了??好像變的不是很重要。。。

難以入睡的在床上翻轉著,床的另一邊,收留我的外國人還沒回來,也許喝酒去了吧。悶熱的天氣,反而讓我慶幸著,不用和陌生人共蓋同一個棉被,淺眠的我不斷的醒來睡著,潛意識裡不自覺的提高了警戒心,深夜他回來,什麼也沒發生,天亮了,第二天來了。

三餐永遠是個煩惱,不是嗎? 把沈重的包包上肩, 寄放在櫃台。我開始在Lobby找尋可用的資訊,上上網,發發呆,躺在沙發上,不斷的在餓肚子與外面炙熱的太陽間抉擇,我選擇在沙發上多發一點呆,於是有觸發了另一個緣分,原來我們又相遇了。

我再次遇到昨晚麵攤與我同時共進晚餐的人,原來我們住同一間旅館,我對他點頭微笑,開啟了一小段點對話。


2015年7月19日 星期日

005 (第一餐)



大門外剛好有個老外在抽煙,看來我又多了一線希望,接下來只要剛好櫃檯有人,剛好有空床位,一切剛剛好,就能剛好度過今晚。

一切就是那麼剛好,櫃檯剛好有人,我也剛好有床位,只是稍稍的和想像的不太一樣。我踏進裡大門,和長得有點嬉皮的櫃檯開始第二次的英文對話,把握幾個重點單字“Bed” “Room” and "Cheap"。幸運的是還有空房,是大間的雙人房,我不是來度假的,不想為了這一晚多花錢那有限的馬幣,只要給我一張床就好,我心裡早就決定好了,我問著「有便宜的床位嗎?」得到的答案是沒了。

在這種情況下,本來因該妥協的,卻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又再追問幾次床位的問題,還加上幾句「 I don't have enough budget」只見嬉皮櫃檯嘰嘰咕咕和躺在沙發上的貌似員工的老外壯漢講了幾句話,我希望他們不是在討論要怎麼趕要出門才好。事實上好運有降落在新人身上,只是不見得每個人會接受這個機會,但我竟然毫不考慮就接受了他們提的選項,就是和那位老外合住分享同一張床,現在時間十一點十分。

2015年7月18日 星期六

004 (lalala~~~)


現在時間 十點半,一群狼正看著司機載來一隻隻的肥羊,早就耳聞吉隆坡的治安非常非常的差,別落單,別進暗巷,晚上時別路上亂閒晃,就可以避免被打搶。下了車所有的包包老早被丟在地上,搜尋著小藍卻看著一個攬客已經佔為己有,他好心的幫我保管,然後幫我上肩,再好心的想幫我找住的地方,我外表禮貌內心暗罵的拒絕了他們。說時遲那時快,我的宿主們擋不住攻勢,已經上了車..一陣風過去,我心涼了。


我呆站在路邊背著兩個孩子,不知所措。

沒有地圖,沒有網路,就算要問人,也不知道去哪。。一瞬間太多狀況突然發生,來不及處理眼前的事物馬上被下一個任務中斷,又有一群攬客不停的問你要去哪,我只想逃離當下,到一個沒人吵的地方,好好的思考一下,現在時間十點四十分。

2015年7月17日 星期五

003 (刮痧板)


上飛機前, 阿聖來了,來幫我送機,本來想當一個外表孤僻的人,沒跟太多人說我的出發日,但還是無法掩飾內心的感動,記得不久前和他提過刮痧的事,這次他特地來把刮痧板送來給我,撥通電話和家人報平安,說聲“再會了”,在此和台灣暫時的分別了。


接著一下飛機來到馬來西亞,來接機第一個人是海關,看著不同人種的陌生感,是我的起點,我想我習慣這一切的。馬來西亞對台灣還是免簽,但不知道為什麼進海關都會有莫名的緊張感,是電影看太多,深怕被人帶到小房間去問話,還要脫個精光那才可憐。假裝若無其事的說聲“Hi”  很順利過裡海關,我成功進來馬來西亞了。

這裡,馬來西亞只是我的中轉站,休息一晚隔天我要嘗試坐深夜特急進入新加坡。我沒有花太多時間停留在這,曾經來過馬來西亞,一點特殊理由又再次來到這,只是沒有停留太久,手裡那上次剩下的50馬幣,似乎不太夠我度過一天,看著機場換匯的櫃檯熱情的招著手,我無神的被招了過去,抱持著被騙也沒騙多少的心態,就簡單的在機場換了大約夠用的錢。

天黑了,我餓了,車子呢?

2015年7月16日 星期四

002 (我不知道要取什麼標題)


若大的機場,找不到人可以分享出國的喜悅,這真的是一個人旅行最痛苦的地方,好加在我的心情和那些要出國度假人們的心情完全相反,我可以感受到他們們的喜悅及我的不安形成強烈對比。背美國來的朋友“小藍”四處無腦的晃著,搜尋著廉價航空報到櫃檯,我要求讓自己看起來冷靜,好掩飾這次是我獨自第二次出國的事實。肩膀上開始一點點感受到小藍加上小黑的重量,其實除了小藍我還有一個前背的小包包“小黑”,小黑裡面裝的是所有不能遺失的東西,全部加一加23公斤,其實蠻重的,但面對未知的未來,越是沉重反而讓我越有安全感。我發誓,我會對你們不離不棄,再重還是會背著你們堅持的走下去的,心裡默默跟他倆發了誓。


2015年7月14日 星期二

001 (原來有人看啊~)


滑著滑著手機,時間就被滑到2月13號那天,那天我在機場發了文,那是所有的故事的起點。


冬天下著雨的基隆,是我失業的第二天,我望著窗外,看著雨刷來回把前方模糊景象變得熟悉,那些熟悉在不久後又即將變的陌生的感覺,讓我感到有一點不知所措。座位另一邊坐著的是來自美國的小藍,我的藍色登山包,外面套著的剛好是藍色的雨套是刻意找來的,不是因為他是藍色的,而是上面有大大的台灣圖形和Taiwan 的字樣,我心裡默默幻想期待著,有了這個雨套,當我無助的走在異地的路上,就會有人拍我的肩跟我認親拉我一把,我想著類似的情節,演練一下劇本,好給自己多一點信心和安全感。

2015年2月1日 星期日

Dolpa - 多帕爾的招喚(三) ......父親


人潮散去,留下的是一群依然還在讚嘆喜瑪拉亞山之美的鄉巴佬,其實在這一群人也只有我和 Richard 來自其他國家不屬於尼泊爾。我注意到遠方那一對不像是剛下飛機的老爺與少女,那老爺頭上帶著傳統尼泊爾小帽,在瘦小而精實的身上穿了件正式的襯衫,外面套上另一件西裝外套,臉上的風霜不讓人覺的孱弱,卻像是經歷過喜瑪拉亞的洗禮過的勳章,還有手上那罐不屬於這塊原始大地的 Red Bull。我無法從臉上的皺紋判斷他的年紀,正如同東方人的外表與年紀總是讓他們困惑,或許那老爺比我想像中的還年輕,是五十歲嗎?心裡盤算著這個數字前,其實我以經給他一些折扣了。我想著,為什麼他穿著如此正式在這片土黃色的機場上呢?似乎在等待著什麼。